〖交汇点〗 江苏文脉 | 汉字,中国人的心灵地图 ——骆冬青教授谈“汉字美学” 来源:交汇点 时间:2018-10-18
  • 来源:宣传部
  • 发布者:外宣办
  • 发布日期:2018/10/19 12:22:37
  • 浏览次数:
       “每一个汉字,都是一首诗,都是一个故事,都是一种思想的凝结……”“汉字美学”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骆冬青、朱崇才教授..

 

          “每一个汉字,都是一首诗,都是一个故事,都是一种思想的凝结……” “汉字美学”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骆冬青、朱崇才教授率队正在进行的研究课题,其阶段性成果《文艺美学的汉字学转向》一书已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引发学界关注。何为“汉字美学”?蕴涵着哪些内容?近日,记者专访了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骆冬青,请他解析如何从汉字学与美学交叉角度来看待中国古老的汉字。
 
 
        对自家宝藏的重新发现
 
        汉字,天然充满了传奇色彩。《淮南子》里描绘了一幅传说中“仓颉造字”时的传奇景象:“天雨粟,鬼夜哭”。为什么当中国文字出现的时候,大自然竟然是这样充满惊怖而丰美的景象?“这美妙地揭示了文字在人类生活中‘石破天惊’的作用。”骆冬青说。
 
        这样一种我们每日惯常使用的文字,原来竟然是这般独特。李约瑟在著名的《中国科学技术史》里,曾经这样描述汉字独特性:“中国文字是三千多年以来一直保留着象形书写法(与拼音写法相对立)的唯一文字。”
 
       “汉字,对于我们很多人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甚至可以说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在骆冬青教授看来,“汉字美学”是以研究汉字美学符号所蕴含的美学智慧为核心,探寻汉字中体现的中国精神特质。“‘汉字美学’研究的缘起,正源于对汉字这一宝藏的珍重、挚爱,更因为汉字包孕的智慧所给予我们的无尽美感。“这是我们对自家宝藏的重新发现。蓦然回首,发现我们本已拥有的世界是何等灿烂辉煌。”
 
 
 
        汉字之美,美在何处?第一反应,很多人脑海中可能浮现的会是王羲之美妙的行书、张旭狂放的草书、颜真卿端庄的楷书。其实,汉字之美是“多媒体”的。鲁迅在曾经归纳说,中国文字具有三美:“意美以感心, 一也:音美以感耳,二也;形美以感目, 三也。”正是汉字这种“音形义”合一的特殊形态,使之成为一种极为高级的美学对象。
 
        中国人对于汉字,自古而今是充满神圣敬畏感的。骆冬青说,古人读书必先识字,后来所谓“不通小学,不足以通国学”。自从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之后,包括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金石学在内的“小学”,就成为文人士子们的“基础专业课”。有清一代乾嘉学派将考据做到极致,为当代留下了丰富的文字学遗产。
 
         即便在日常生活中间,古人也向来有“敬惜字纸”的传统,写了字的纸你就不能随意扔,民间还往往将不识字的人称为“睁眼瞎”,这些都体现了古人对于汉字朴素的敬畏之情。
 
        贮藏古人的慧心灵性
 
        文字,是打开中国文化宝藏的一把关键“钥匙”。隐藏在汉字的创造背后的,是“故事”、“诗”以及“思想”。骆冬青说,汉字美学,提醒我们关注的是汉字与中国人心灵之间的深刻关联。
 
 
 
        从中国汉字的演变来看,历史上经过了结绳记事、周易八卦、河图洛书的雏形,最终成为成熟的甲骨文。如果我们回到汉字起源的最初源头,就可以看到古人在其中注入的最直观的思维方式。
 
        汉字是有故事的。比如甲骨文的“事”字,它起初的文字就是和“史”“吏”“使”同形,从手从中,就是叙述一个人正在持“中”(中有简册、壶、笔、旗、圭表等解释),聚集召集人群,从事有关观天、测时、占卜、祭祀、歌舞、典礼、战争等关系部族存亡的重大活动。一个字,就栩栩如生地描绘了一个历史场景,让我们如亲眼目睹了一个逝去的年代。
 
        汉字是有情感的。比如“天”字,画了一个立于天地之间的人,并突出其大脑袋以表示“天”,将抽象的“天”这一概念表现得既庄敬又可爱。保姆的“保”字,是一人反手负幼儿,充满了对婴幼儿的疼爱之情。
 
 
 
        汉字是有理念的。许多汉字在象形会意的基础上,已经具备了较高的抽象性和思辨性,具有了表达“道理”乃至哲学美学理念的功能。比如,“大”字,就是画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的正面形象,而对于一般的“人”,则用侧面的形象,表示一种谦卑的态度。仔细体悟,我们就能发现其中的哲学与美学观念。
 
       汉字也是有秩序的。汉字从大约1000个“初文”开始,慢慢衍生为现在的7万多个汉字,它们之间是有一定的组织关系秩序的。例如,“天、人、大、夫、立、元”都是表达“一个人”与他的对象世界的关系;而“比、从、北、并、化”等字,则是表达“两个人之间的不同关系”。汉字的集合与集合之间,可以形成一个蕴含巨大信息量的谱系。
 
 
 
        在汉字的象形中,我们能发现古人的审美智慧。甲骨文中的象、牛、豚、犬、马等字,它们无一例外都经过了造字者的观察、归纳和加工,突出了对象的特征——比如,象,突出了长鼻;牛,突出了弯角;豕 ,突出大肚子;犬,突出卷尾巴;马,突出鬃毛和散尾。汉字的造字方式,本就包含着汉民族特有的思维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汉字的存在,也体现着中国艺术“写意”传统的深远意识。比如,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太阳的“日”当中,是一个圆圈之中间有一点?“月”字的象形文字并非满月,而是一轮弯弯的月亮?这些微妙的心思里,实际上都贮藏着中国古人造型与抽象的慧心灵性。
 
       指示中华文化的智慧形态
 
        从宏观上来看,汉字在凝聚中华民族的文化和精神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汉字积淀的美学智慧,显现着‘形音义’三者共生的浑融邈远,来自远古的苍茫浩瀚气象,接续着历代不绝的灵感,更为中华未来的智慧形态,留下了深刻而辽远的空间。”骆冬青说。
 
        “汉字美学”的研究成果中,创造性提出了“图象先于声音、指事先于象形、草书先于正书”等一系列观点,揭示汉字沉淀的哲学意蕴与美学精神。
 
 
 
        图象先于声音。图象,是汉字演化的源头。最初的文字,实际上就是可以读出来的图画。比方说“弱”字,甲骨文里面,我们能看到,一个人就是披散着头发,很柔弱的样子。它就用一种图形,表达出了内在含义,这是一种心灵对世界的高级认知,是经过抽象思考后的智慧表达。文字的“象形”“象意”之“象”,是汉字符号具有审美特质的重要标志。
 
        指事先于象形。在许多人印象中,认为文字应该先有简单的“象形”,再有抽象的“指事”,但“汉字美学”的研究则提出,在文字创造活动中的先后顺序而言,“指事”应当是逻辑在先。举个例子,很简单的“上”字和“下”二字,通过横的不同位置就能表示出来。这一点顺应的人类思维的哲学原理,正如康德所说,先有共通感,审美才能发生。
 
        草书先于正书。骆冬青说,这个观点是郭沫若提出来的,意指在文字创造过程中,随意刻画要早于规整的图画。这一点,从如今越来越多的出土文物可以看出来,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家的文字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异性。在上古时期,同一个字的字形也相差很大,写字是一件比较自由的事,汉字的规范性是后期逐渐发展起来的,这唤醒我们对于中国文化发生的重新审视。
 
 
 
        实际上,古老的汉字也依然有着年轻范儿,不断与时俱进。从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到隶书、楷书、草书、行书等,再到如今流行于互联网上的“火星文”乃至emoji符号等等,可以说文字一直在不断更新着,保持着自己的活力。五四之后一段时间,部分学者提议以拼音符号取代文字,实践证明中国文字本身就具有厚重意义,无可替代。
 
        “至今从古人刻画的留痕中,我们依然能感受到那种鲜活灵动、生气勃勃的精神。这种精神凝聚在汉字中,凝聚在书法中,凝聚在甲骨、青铜、竹帛之中,越过千载,炯炯有神地注视着我们。”骆冬青说,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心灵地图,有了地图,我们就永远不会迷失,可以回归中国文化的“家”。它表现为中国人对外在世界的看法,也表达了其对内在世界的看法,这种深层的智慧哲思,激发着我们的文化自信。 
 
                     交汇点记者 顾星欣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