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报〗 语言战略在美国家安全中的作用与启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时间:2018-10-19
  • 来源:宣传部
  • 发布者:外宣办
  • 发布日期:2018/10/22 12:10:15
  • 浏览次数:
 语言战略在美国家安全中的作用与启示 作者:董晓波       外语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语言战略以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为..

 语言战略在美国家安全中的作用与启示

作者:董晓波
 
        外语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语言战略以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为目标,以促进国家利益为价值取向。国家语言能力是指一个国家掌握利用语言资源(主要外语资源)、提供语言服务、处理语言问题、发展语言及相关事业等方面能力的总和。国家语言能力的高低关乎国家安全。一方面,语言作为软实力能够成为沟通各国文化的桥梁,具有提升国家形象和国际地位的作用;另一方面,语言也是一种战略资源,成为了解他国文化和战略的基础,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障。
 
        美国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实施的语言战略都是针对关键历史时期的具体国家安全问题,始终体现“国家安全高于一切”的主题。学者普遍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能像美国这样把语言战略与国家安全结合得如此紧密。随着国际竞争的日趋激烈,作为世界经济贸易大国,我国也会面临着全球化、信息化带来的一系列挑战,国家语言(外语)能力的提升已经成为新形势下我国面对挑战,维护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安全的紧迫任务。
 
外语教育政策

要维护国家核心利益
 
        美国外语教育政策是不同历史时期多元文化作用和影响的结果,是对美国当时所处形势的战略性回应,美国国家外语教育政策不仅着眼于当前的国家安全,而且还着眼于未来的全球化竞争,尤其是近十年外语教育政策的出台与风云变幻的国际军事、政治和经济局势紧密相关。最初,美国国家语言会议发表了《国家外语能力行动倡议》白皮书。该倡议书首次提出了“关键语言”的概念,号召美国公民学习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关键语言”,以适应反恐战争的需要。到2005年,美国国防部颁布了《国防语言变革路线图》,对增强美国国防外语能力以应对防恐、反恐等非常规战争提出了较为全面、详细的规划,这是美国里程碑式的军事外语战略之一。2006年,美国国务院、教育部和国防部联合召开美国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时任总统布什在大会上宣布正式启动以国家安全为直接目标的《国家安全语言计划》。该计划致力于加强美国教育体系中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育阶段的外语教学和人才培养,以大幅增加关键语言(如阿拉伯语、汉语、俄语、印地语和波斯语等)的学习人数,增加精通关键语言的高级外语人才和外语教师的数量,丰富外语教学资源。《国家安全语言计划》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获得了1.14亿美元和2.66亿美元的财政拨款,资助以国家安全为目标的“国家旗舰语言项目”。这是“9·11”事件之后美国出于国家安全和繁荣的考虑对外语教育政策作出的重大调整。此外,为解决反恐战争带来的军事外语人才紧缺问题,美国国防部又于2011年颁布了《国防部语言技能、区域知识、文化能力战略规划: 2011—2016》。这一文件与2005年颁布的《国防语言变革路线图》是迄今为止美国军方颁布的两个最重要的外语战略文件。两个文件对美军的外语教育内容进行了明确界定,并对军队外语能力测评提出了要求。
 
        自2009年以来,国际安全形势复杂多样,也对我国的国家安全形势带来一定风险。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根据中国地缘政治特点,规划出符合我国实际的关键外语以及关键外语人才的培养方案至关重要。目前我国究竟需要设置多少语种才能满足国家现代化建设以及维护国家安全,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关键语种有哪些,全国哪些部门和行业需要什么样的外语人才等问题值得进一步思考和科学规划。此外,加强军队外语教育和人才的培养,对“关键语种”进行规划,尽快推进国防外语教育立法,提升官兵外语水平。
 
成立统筹协调机构

推进外语教育改革
 
        2007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布了《国际教育和外语:保卫美国未来的关键》。同年,现代语言协会发布了报告《外语与高等教育:为变革世界的新构建》。这一报告是指导美国高校外语教育变革的纲领性文件,提出了变革的思路和一揽子变革策略与方案,其核心就是整合和创新外语教育。2009年,美国国会通过《高等教育机会法》。这项法案增加了“关键外语”与地区研究领域的奖学金和助学金,为高校学生提供更多出国学习语言和文化的经费,同时增设管理国际和外语教育的副助理部长以协调联邦政府的各种国际和外语教育项目,推动外语教育发展。同年5月,《国家外语协调法案》提出,美国应该建立全国统一的国家外语协调委员会,设立国家语言主任,统一协调教育部、国防部、国务院、国内安全部等部门的外语政策。这一法案使美国政府在教育政策、教育经费投入、教师待遇和教育国际交流等方面向外语教育倾斜,给予外语教育前所未有的资助和扶持,高校外语教育变革也随之启动。
 
        长期以来,我国的外语教育管理机构互不隶属,一直没有一个全国性的统筹协调机构进行外语教育规划。为使外语教育更加高效,国家可成立类似美国“国家外语中心”机构,以便全面统筹全国外语教育管理。例如,可以制定一个涵盖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大学外语教学一条龙式的国家外语教育体系。外语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要在教学目标、教学方式、教学内容、教学要求等方面整体衔接,避免各阶段出现脱节或重复现象,提高外语教育效率,尽最大可能克服外语教育低效难题。教育主管部门还要对不同层次的外语教育质量制定相应的评估标准,以保障外语教育质量的稳步提升。
 
全面布局非通用语种

美国外语教育政策有力促进了非通用语种的教育发展。
 
       “9·11”事件之前美国的外语教育主要以欧洲语言为主,“9·11”事件后,美国政府基于国家安全出台的外语政策,增强了美国人学习外语的意识,优化了语种结构,据美国现代语言协会2006年统计,美国大学和中学学习汉语的人数比2001年增长52%,学习阿拉伯语学生增长127%。学习汉语和阿拉伯语的人数分别排名第七和第十。教授的小语种数量也从1998年的137种,增加到2009年的217种。
 
       语言人才是国际化人才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建设、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都需要大量的外语人才,特别是非通用语人才。目前,我国外语人才培养存在部分大语种盲目和重复建设,而非通用语种人才缺失的问题。美国的外语语种数量接近400种,其中目前教授的外语语种多达200多种。与美国相比,我国没有操着不同语言的移民人群,只有30多种民族语言,可以说是我国外语教育的先天不足。就可教授的外语而言,我国外语院校目前能够教授的也只有50多种。因此,在语种结构上,我国要合理规划各语种规模,提高“关键语种”的招生比重,专业外语院校可加大引进“关键语种”外教力度,增加可教授语种的数量。同时根据区域特点,发挥地域优势,充分挖掘边疆地区所拥有的跨境语言优势,改变目前语种比例失衡现状,形成符合国家战略利益的语种与外语人才结构。
 
        总之,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参与国际事务以及在国际舞台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国家的语言能力建设势必先行,因为未来的经济强国、政治大国必定是一个具有语言竞争力的强国。
 
        (本文系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项目“面向‘一带一路’的我国翻译政策研究”(2017ZDIXM1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