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报业视觉江苏〗没有文字却被评为“中国最美的书” 时间:2016-11月-15日 来源:新华报业视觉江苏
  • 来源:宣传部
  • 发布者:外宣办
  • 发布日期:2016/11/16 01:10:55
  • 浏览次数:
      2016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于11月14日揭晓,来自全国各地18家出版社的25种图书荣膺本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

         2016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于11月14日揭晓,来自全国各地18家出版社的25种图书荣膺本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并将代表中国参加2017年度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朱赢椿老师的《虫子书》在众多参赛书籍中脱颖而出,成为25本获奖书籍之一。

书籍设计

朱赢椿  皇甫珊珊

出版单位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评委点评

        全书内页没有文字,完全由虫子在叶子上啃咬之后留下的痕迹构成。经过非常细致的观察与处理,虫子们一幅幅形态各异的“作品”具有了书法与文本的气韵,妙趣天成,一本“虫子书”横空出世。黑、白与浅驼色的沉稳搭配以及整洁利落的装订使整本书十分素雅端庄。

 

        这是一次虫子们的集体创作,本书除了版权页和腰封,书里其他“文字”都来自各种虫子

        2010年,一只突然出现的蜘蛛,被朱赢椿记到现在。那个上午,他在工作室天井,看见那只蜘蛛在天井中织网,不停地拉经线、拉纬线,一板一眼。

 

        “给你笔、尺子、圆规,可能都做不过它。”朱赢椿花了一上午看蜘蛛网从无到有,被微小动物的才能惊呆了,“人在虫子面前觉得自己伟大无比,其实很多事情让人来做,是做不到的。”

 

        更重要的是,朱赢椿从蛛网中看出了“英文字”:W、Y、N……蜘蛛并非昆虫,但给了朱赢椿启发,从此他开始收集虫子们“写”的字。 

        《虫子书》中,虫子的字,其实是因斑衣蜡蝉蚕食菜叶,导致叶绿素被破坏而留下的痕迹,有时二三十天才能吃出一个字。斑衣蜡蝉是一种从巴西“偷渡”来的“害虫”,为菜农的大敌。

 

        为了找到有潜质的菜叶,朱赢椿得在菜地里亦步亦趋,或跪或趴。他常常“蓬头垢面地在草丛里扒拉扒拉”,发现合适的菜叶,就在上面系上一根短绳做记号。

 

        虫子的“字迹”通常很粗,逐渐变细,直至停笔。那时,它可能羽化飞走,也可能直接死去。“笔画”消失,一幅作品就最终完成。朱赢椿有时会提前摘下菜叶,但大部分时间都等虫子自行完结,“因为那是最自然的状态”。

 

        100个人眼里不一定有100个哈姆雷特,但所有读过《虫子书》的人,肯定都会有不同的解释。

 

        人们急着要看懂书中的内容,总询问朱赢椿虫子到底写了什么,自然得不到答案。有人觉得神秘、新奇,也有人觉得害怕、恐惧;有人认为它是虫精灵的语言,也有人觉得它们是古老的咒语。

 

        朱赢椿想把这些字刻在石头上,或如古书一样雕版印刷,装订起来郑重其事地保存。《虫子书》里的一些字迹,看起来的确像来自古代石碑。 

        朱赢椿收集了大概15000片叶子,淘汰精简后留下约5000个字,随时增减调整。五年里,朱赢椿把这当做秘密,直到进厂印刷,他还叮嘱印厂保守秘密,以维持“仪式感”

 

        菜园辟在朱赢椿的工作室附近,规模不大,所谓“开半亩田”。园里种着油菜、青菜等带叶植物,由风刮来的野花二月兰也蓬勃生长,都能供虫子“吃字”。他经年料理菜园,一般四五点钟起床,清晨潜入菜园,在里边寻寻觅觅,九点钟上班时已经收工。

 

        朱赢椿有意识地放了许多纸在菜地里,有时会做个墨池让虫子爬,还放些好吃的给它们。“不要让它害怕,害怕画出来的画不是很好看。”朱赢椿小心翼翼地对待这些不期而至的画家

 

        遇见合适的虫子,朱赢椿先用喷雾器向它们喷清水。虫子的翅膀沾上水飞不走,就落在白纸上“画画”。画完,朱赢椿用清水喷雾器喷洗,再用吹风筒吹干或晾干,礼送它们。 

 

         一次裱画,裱画师傅问起,画上的点练了多久——他并不知道那是瓢虫的作品,评论道,现在的画家,很难点出来这样的点。

 

        朱赢椿相信,人作画,创作中会生出执念,名家可能更在意下笔力度、展览效果,甚至销售状况;虫却可以达到“无我无心”。只有一些伟大的画家能达到类似的“无我”状态,“洒脱、自由、随性地创作”。

 

        另一次,朱赢椿把虫子的字拿给一位资深书法家,只道是朋友的字。老人沉吟端详良久才说:“这是什么东西啊?故弄玄虚,当然小时候还是练过字的。”朱赢椿觉得,虫子的字触动了老人的内心,但老人可能不愿意承认。“如果是虫子的,他可能会夸赞,真好;如果是人的,就会有一点嫉妒心。”

        因为这是一本由虫子“写作”完成的书籍,它自然也就突破了国界的限制。伦敦时间9月20日晚,《虫子书》被大英图书馆永久收藏。大英图书馆负责人萨拉女士称:“大英图书馆有着极其丰富的藏品,然而像朱赢椿这样的作品也正好对我们藏品是一个补充,他的书在大英图书馆不仅供我们当代人阅读,我们将之作为一个永久性的藏品,可以让后代继续去欣赏。”

 

 

 

 

        朱赢椿

        书籍设计师、艺术家、图书策划人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南京师范大学书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江苏省版协装帧艺术委员会主任

        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

        第三届“中国出版政府奖”优秀编辑奖

        “世界最美的书”国际大奖获得者

 

        2015年《虫子书》出版,此书历经数年酝酿,因全书无一汉字,皆由虫子们自主创作而出,引起大众媒体的广泛争议。由该书内容的独特艺术性生发,2015年9月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举办“虫先生+朱赢椿”展,2016年9月在英国伦敦举办“slow……朱赢椿对话欧洲艺术家”当代艺术展,受到了艺术界、出版业、设计界人士的高度关注,同时《虫子书》被大英图书馆永久收藏。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