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女神”--吴贻芳
  • 来源:阳光网
  • 发布者:张大华
  • 发布日期:2015/04/03 10:51:50
  • 浏览次数:
1985年11月10日。南京鼓楼医院。吴贻芳博士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这位现代史上伟大的女性,1893年1月6日出生于湖北武昌,在她93岁生日的前夕,走完了人生征途的最后一站。 ..

  1985年11月10日。南京鼓楼医院。吴贻芳博士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这位现代史上伟大的女性,1893年1月6日出生于湖北武昌,在她93岁生日的前夕,走完了人生征途的最后一站。

  教育界、政界、妇女界、知识界无不为之悲恸:一颗智慧之星殒落了!

  她给这世界留下了许多许多:进取崇实的思想,正直纯朴的品性,真诚谦逊的风度,温雅清馨的声音……

  她把丰富的人生留给了教育史册,她把卓越的业绩留给了哺育她的祖国,她把崇高的形象留给了今人和后人……

  离鼓楼西南不远的阴阳营,有一座中外闻名的“花园学府”。整齐对称的校舍楼,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回廊相连,富有民族传统风格。校园里,松柏掩映,绿地如茵,花圃飘香,是十分幽雅美丽的读书胜境。

  这座古色古香的校园,已度过70多个春秋了。

  吴贻芳的事业之舟,就是从这里起碇的……

  1928年,吴贻芳在美国密执安大学经过五年苦读,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其时,国内北伐战争胜利,掀起收回教育权的斗争,规定教会大学中,中国人在校董会中必须有三分之二的比例,校长必须由中国人担任。作为美国教会在中国创办的金陵女子大学,改组了校董会,并推选吴贻芳当校长。身在美国的吴贻芳很乐意接受了聘书,很快回国就任,成为我国第一所女子大学的第一位中国女校长。

  从此,吴贻芳就和金陵女大结下了不解之缘。其实在这之前,吴贻芳就对这所大学怀有特别深厚的感情,她是金陵女大第一届毕业生,从1916年春到1919年夏,她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多终身难忘的大学时光。那时,由于她奋发苦读,学业成绩在同学中名列前茅,还因为她有为他人服务的思想和卓越的组织才能,因此深得大家的信任,被选为学生自治会的会长。那时,她为中国的落后而焦虑,她希望祖国能够强大起来,她懂得教育可以振兴国家和民族。

  可以说,终身相许教育的愿望,在大学时代的吴贻芳的心里,已经萌芽了。

  她,一位不平凡的女性,从1928年8月开始,执掌金陵女大校政达23年,她把青年和中年的宝贵年华,把全部的心血都倾注在中国女子高等教育事业上。在那样的时代,一个女知识分子,领导一所大学,可谓困难重重,步履维艰。为了学校的生存和发展,为了为国家和社会培育精英,她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以校为家,贡献出了自己美好的一切。

  由于她的这种献身精神,由于她和同事们的精诚合作,金陵女大的事业在时局动荡中不但没有夭折,而且还不断得以发展、壮大。

  1937年12月,经过了日本侵略者持续四个月的狂轰滥炸,南京沦陷在即,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完全被打断了。为了让学生在战争环境中继续学业,吴贻芳只得悲愤地离开南京,带领师生先到武昌,后到成都华西坝复课。除原有学生外,学校从1938年起招收新生,并采取勤工俭学等各种措施,帮助受战争影响,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能够继续求学。直至1946年4月,才分批迁回南京。在备尝一路艰辛之后,又紧张地修整校舍,制作教具、购置图书。9月,学校在南京原校址复课。这其间经历的千辛万苦,已凝成现代教育史册中闪光的一页。

  作为一位教育家,吴贻芳不但具有对事业的执著追求精神,更善于把她的教育思想变为切实的教育实践,把教育宗旨变为潜移默化的教育活动。

  培养服务和献身于国家与社会的有用人才,始终是吴贻芳的办学目的。她不但重视基础知识教学,注意拓宽学生的知识面,而且不赞成学生死读书,主张课堂教学与参加社会实践相结合,并组织学生到乡村去服务,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培养从事社会调查和服务社会的能力。在教育过程中,她很注重培养学生的优良品德和献身精神。她把“厚生”作为金陵女大的校训,经常给同学这样讲解:“人生的目的,不光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造福社会。这样,不但有益于别人,自己的生命也因之而更丰富。”她时时告诫学生:“为人处世,是施予,不是取得;是宽容,不是报复;是牺牲,不是自私。”她要求学生做到:“具有高尚的理想,不图个人的私利,掌握一定的专业基础知识,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同学互相合作,对社会有至诚服务的态度,对国家从爱国主义出发,在各自岗位上,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1945年6月,又一届毕业生即将从金女大走向社会,其时,吴贻芳校长正在美国旧金山参加联合国大会,就在她代表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当天,她怀着激动的期待心情给毕业生发回一份贺电,语重心长地说:“中国今后的命运,全靠它的国民是否有竭诚牺牲小我以成全此最高理想的精神!现谨向1945级同学道贺毕业之喜,望各位贡献全力,肩此重任。”金陵女大用这一目标把一届又一届学生引上了人生的坦荡大道。直到今天,她的学生虽然不少已届耄耋之年,有些远在异国他乡,但吴贻芳校长的谆谆教诲,依然深深烙印在她们的心田,继续鼓舞着她们为祖国和社会进步尽责尽力。她们称自己是“金陵女儿”,把金陵女大培养出来的这种精神,称之为“金陵精神”。应该说,这是吴贻芳校长用心血浇灌的花朵,是现代教育宝库中熠熠发光的珍品。

  91岁那年,吴贻芳在她的女弟子协助下写成一本回忆录《金女大四十年》,详尽回顾了金陵女大的历史,欣喜地记述了许多毕业生为祖国和人类服务的业绩。金陵女大培养的毕业生有1000余名,散布在海内外各地。虽然总数并不算多,但在解放前我国高等教育事业不发达,特别是在女学生就学难的情况下,这些毕业生在我国妇女界知识分子中已占有一定比重,引人注目,她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在我国的教育界、科技界、医学界等领域贡献出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少人作出了杰出成就。还有一些旅居海外的校友,热切注视着祖国的建设事业,有的多次回国讲学,用知识为祖国的四化大厦递砖添瓦。“金陵桃李晚来香”,吴贻芳的学生们没有辜负校长的一片苦心,她们把智慧的果实奉献给了祖国和人类的文明事业。

  1952年秋,新中国进行高等院校院系调整,在金陵女大原址建立了南京师范学院(1984年1月改名为南京师范大学),吴贻芳任该院副院长,后任名誉院长、名誉校长。不久,她出任江苏省教育厅厅长,尔后又当选为江苏省副省长。虽然她的社会活动日渐频繁,但她始终倾心于她所钟爱的教育事业。南京以及外地的许多大学、中学、小学和幼儿园,都留有她勤奋的足迹,许多教师和学生都聆听过她的亲切教诲。可以这样说,她离开金陵女大校长的岗位以后,是登上一个更高的台阶,面向更广阔的天地,对我国教育事业作出了更大的贡献。直至晚年,吴贻芳仍不改初衷,为人民教育事业的发展倾心尽力,给人们留下了许多佳话。她在一生中,养成了一个习惯,不愿意为人题词,有人请她题词,她总是婉言谢绝,但晚年竟有两次破例。一次是在她逝世前不久,应民进江苏省委幼儿教育家庭咨询服务部的要求,为江苏省《幼儿教育》上开辟“家庭教育咨询”题词。她用一切特别的木板搁在沙发的两个扶手上,当作写字台,写上“一切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12个字。第二天,她又连写了几遍,直至自己满意为止。还有一次是应南京师范大学校报的请求,为首届教师节题词:“光荣的岗位,神圣的职责。”她当时躺在医院的病榻上,写字已十分困难,她请人送去自己的名,并捎话说:“年纪大了,字写不好,请找一位字写得好的同志写一写吧。”两次题词的墨迹已经收入《吴贻芳纪念集》,这是一位教育家给所有教育工作者(当然也包括各行各业的人们)留下的最宝贵的遗训。

  作为一位有作为的教育家,吴贻芳在其70多年的教育生涯中,关注的方面很多,建树的方面也很多。就师范教育而言,她的远见卓识及其做出的杰出贡献,在近代教育史上也是屈指可数的。

  一位50年代初同吴贻芳在江苏省教育厅共过事的老同志,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在一次高师工作会议上,吴贻芳在阐述师范教育的地位和作用时,曾提出一个精辟的观点:“一加一不等于二”,她对师范教育满怀期望,她把师范教育比作“工作母机”,比作教育工作的“重工业”。在师范教育未受到社会普遍重视的年代,她的一席话,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

  了解吴贻芳的人便会知道,她的这一高屋建瓴的认识,是从她前半生的教育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她的事业之旅,就是起步于师范教育。1914年,刚过20岁的吴贻芳,经陈叔通先生介绍,走进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担任了英文教员。1919年,她从金陵女子学院毕业后,又应聘到北京女高师任教,并担任英语部主任。从执掌教鞭的第一天起,她就深深地爱上了教师这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她爱事业,尤爱学生,她觉得孩子是非常可爱的,要把他们塑造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教师的责任十分重大。她体会到,老师教得好,就能引起学生对将来的期望,对将来的理想。她教学严谨,一丝不苟;她管教管导,全面关心学生的成长。几年后,当看到自己的学生毕业后又执起教鞭,用智慧之火去点燃孩子的心灵,她尝到了培养教师的教师所特有的快乐。

  正是这样,当她后来长期执掌金陵女大校政时,她心中依然眷恋师范,依然记着培养教师的重任。在吴贻芳所著的《金女大四十年》中,有着这样的记载:金女大的文、理科虽然所学专业课不同,但“教育学是全校学生的必修课,体现了学校的师范学院性质。可是教育系却只用辅修系,不作主修系,因为学校认为,学生毕业后如果担任教学工作,应当懂得教育学,具备正确的教学方法;但更重要的是能够掌握所教的知识。校内附设有一所实验中学,作为学生毕业前的教学实习场所。这一设施使学校更具备师范学院的条件。”她的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在当时是富于开创性的,而且为后来的师范学院的办学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正因为金陵女大在教学中重视师范性,所以历届毕业生中,“从事教育工作者占百分之三十四点四”,其中“有高等院校的院长、系主任、副主任、教授、副教授、讲师;中等学校校长、教导主任、教研室主任、教师;幼儿园、托儿所主任、教养员”(《金女大四十年》)在这些教育岗位上,她们默默奉献,有的人获得特级教师称号,有的人被评为三八红旗手、先进工作者、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

  建国不久,吴贻芳担任了江苏省教育厅长,接着又担任分管教育的副省长。她在领导教育工作的过程中,特别重视师范教育,重视教师队伍的建设。她经常强调,中小学教育是基础教育,关系着培养和造就社会主义建设所需要的新一代,必须努力办好。她明确提出,办好普通教育的关键是建设一支既有数量、又有质量的教师队伍,其重要环节是办好师范教育。她总是亲自过问各类师范的招生计划,提出师范院校的招生数字应与普教发展保持一个科学的比例,这样可以保证每年能有足够数量的合格的师范毕业生去中小学任教,满足普教事业发展的需要。随着师范教育的发展,又出现了师范院校师资不足的问题。当时要补充一定数量的合格的师范教师,是很不容易解决的。经民主商议,吴贻芳毅然决定从中学教师中选调了一批学有专长,又有一定教学经验的教师,到高师任教。后来的事实说明,这一决策是十分正确的。

  20世纪70年代末,教育工作在拨乱反正中重现生机。年过八旬的吴贻芳,对祖国的教育事业依然怀着一腔热忱。这时,她愉快地接受了南京师范学院名誉院长的任命。她经常关心学校事业的发展,并多次来到校园参加师生的活动,更为学院的建设和发展提出许多很好的建议。她认为,从江苏教育的现状和今后教育事业对师资的需求出发,江苏的师范教育必须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应包括师范大学、师范学院、师范专科学校、中等师范学院、幼儿师范学校等各种层次。鉴于当时江苏省还没有一所师范大学,她写信向省长建议,将南京师范学院改为师范大学。1984年1月,省政府批复同意吴贻芳的建议,并聘请吴贻芳继任南京师范大学名誉校长。在南京师范大学成立大会上,她因病未能赴会,请她的学生在会上宣读了她的祝辞,祝辞满怀激情地写道:“作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看到自己长期工作过的学校在几十年不断发展的基础上,又有了,加远大的前景,自己多年来的一桩心愿得以实现,思昔抚今,瞻望未来,我的心情和全校师生员工一样,感到无比的高兴。”她殷切期望全体师生员工“同心同德,继续艰苦创业,奋发努力”,“真正把学校办成为我省师资培养和教育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

  吴贻芳是一位至诚的爱国主义者。从青年时代起,她就把教育事业与中国的前途联系在一起,一心想通过培养人才来拯救中华民族的厄运,她期待祖国强大,期待华夏能在世界上站立起来。这是她的理想,是支撑着她不屈服于任何艰难的脊梁骨,是促使她服膺真理和走向真理的思想基础。

  让我们从她光辉的一生中撷取几个亮点看一看吧。

  1919年,五四运动的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各地。作为金陵女大学生自治会会长的吴贻芳,为爱国热情所驱使,积极参加罢课,带领金陵女大学生走上街头,投身到伟大的历史洪流中,第一次经受了革命的洗礼。

  1926年,澳大利亚总理应邀到吴贻芳攻读的美国密执安大学演讲,他傲慢无礼地声称:“中国不能算一个独立的近代国家。”在场的中国留学生都感到受到极大的污辱,吴贻芳更是气愤万分。这天,她晚饭也没吃,怀着一腔爱国心,连夜写就一篇批驳文章,刊登在学生自己编辑出版的《密执安日报》上。这篇文章不仅为海外的中国儿女解了气,还广泛受到美国同学和其他国家留学生的深深赞许。

  1937年,当日本侵略者的炮火轰炸南京城时,吴贻芳经历了一生中痛苦的时日。她在浦口看到英帝国主义的军舰在我国的江河中通行无阻,而当时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却缺乏防空设备,江边连掩体都没有,江岸上成百成千无法上船的中国人处于毫无保障的情况下,随时都可能遭受日机轰炸。看到这一情景,她内心极为痛愤,而这又更加激起她对祖国的爱,更加坚定走教育救国的路。这时,在她心中酝酿了一种使学生在战争环境中能更好地为国家服务的教学方案。

  日本投降以后,吴贻芳本来以为可以有一个安定环境办教育了。但是,国民党政府又煽起内战火焰,弄得国不安宁,民不聊生。南京青年学生正义的爱国举动,却连连遭到国民党政府的血腥镇压。吴贻芳从一系列的事件中,逐步看清了蒋介石独裁政府的腐败,认识到社会制度不改变,光靠教育是不能救国的道理。在此期间,国民党政府先后两次动员吴贻芳出任教育部长,都碰了一鼻子灰。

  1945年4月25日,为彻底击败法西斯,维护世界永久和平,吴贻芳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一员,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在会。在讨论联合国宪章时,吴贻芳走上主席台侃侃而谈,从中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讲起,讲到了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她的精彩讲演显示了中国人的地位和气派,赢得了与会代表的热烈掌声。至今,她和中国其他代表的签名仍陈列在设在美国纽约的联合国展览厅内。

  中国共和谈决裂后,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南京政府处于一击即溃的境地。这时有人主张将金陵女大校址迁往台湾,吴贻芳坚决反对,认为中国共产党是要保护学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是秋毫无犯的。她要把这所大学交到人民的手里。就在南京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给吴贻芳送来去台湾的飞机票,要她即刻离宁,吴贻芳断然拒绝,她和学生一起,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南京城。

  不久,美蒋飞机轰炸南京,有人建议在校舍最高处悬挂美国国旗,以免学校遭到轰炸。吴贻芳坚决不同意,她说:“现在解放了,在中国土地上,在中国学校里,为什么要挂美国旗这事关爱国的气节,绝对不能这样做!”

  1949年9月,吴贻芳作为特邀代表,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她参加了隆重的开国大典,亲眼见到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伟大历史性场面,使她的爱国主义思想得到了新的升华。从这里开始,她的事业和人生,又都迈向了一个新的阶段。

  作为一名杰出的爱国知识分子,在解放以来的30多年中,吴贻芳不断追求真理,她把爱国的感情与爱党、爱社会主义紧紧凝结在一起,视中国共产党为自己的党、与之心心相印,风雨同舟,患难与共;视社会主义为人类最光明的事业,即使在其发展进程中遭到挫折的时刻,她也毫不沮丧,对“文革”期间个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她更是置之度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她噙着眼泪对人说:“大家都要补上失去的十年时间。可我这样80多岁的人,还能有几个十年呀!”她的晚年依然像以往一样忙碌,她频繁地参加国内外各种社会活动,为社会主义四化事业和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奔波劳碌,竭尽全力。

  正是因为她对国家和人民作出的巨大贡献,吴贻芳的名字从南京飞向全国,从中国飞向世界,受到海内外人士的敬重。1979年4月27日这一天,是吴贻芳生命乐章中激越的一章。86岁的她,远渡重洋,走向美国密执安大学大礼堂的讲台,领取“智慧女神”奖。这项奖是该校专门授予对人类进步与和平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女校友的。一位中国女性能站到这样的领奖台上,自然是无尚的荣光。吴贻芳颤抖着双手从史密斯校长手中接过奖品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祖国,她在答词中激动地说:“这不仅是给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给予我的祖国、我国人民特别是我国妇女的荣誉。”这一象征着和平和智慧的银质奖品,作为吴贻芳博士的遗物,已收藏在南京青岛路的江苏省档案馆,永久地供人们瞻仰。

  吴贻芳用毕生的心血培育的“金陵精神”,内涵是十分深邃的。她的博大胸襟,无私心境,坦诚品格,高尚情操,正是“金陵精神”身体力行的集中写照。

  吴贻芳博士学贯中西,誉满中外,身居高位,德高望重,用常人的观点来看,优裕的生活对她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实恰恰相批,吴老一辈子的生活都十分俭朴,这是她的习惯,也是她的精神追求。在南京傅厚岗她的寓所内,陈设极其简单,除了因接待国内外宾客需要,在会客室里放几张沙发外,再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和用品,她卧室内的桌椅床柜,仍然是40年代金陵女大时用的。据说这一套家具还是一位金陵女大毕业的校友送给她的。在她逝世的,电视台的同志来到她的故居拍摄电视片,面对这简朴无华的一切,大家都赞叹不已。

  吴贻芳有一句有名的口头禅:“公和私一定要分清。”耗用自己一切,她总是极其慷慨;而牵涉到国家的东西,她却无比“吝惜”。晚年时,因行动不便,她经常在家接待中外客人,每次都坚持自己付钱招待。为此,往往不到发工资时,她的工资就用完了。身边的同志不得不瞒着她向有关领导申请给予报销或补助,但被她知道后,总是受到批评:“这样的事,请你不要给我‘当家作主’。”批评者的严肃态度,竟使被批评者感动得热泪盈眶。有一次,给一位不幸去世的金陵女大校友发唁电,她的学生准备带回教育厅去发,她赶紧叮嘱:“发这份电报费用多少,以后请告诉我,不能在公费中报销,也不能用你的钱,由我还给你。”区区小事,烘托出了何等伟大的人品。1979年,她赴美国接受“智慧女神”奖,国家给她的外汇比较宽裕,但她一如往常,一切节俭从事。食宿尽量在金女大校友家中,自己什么也不买,她和两位随员总共才用去3000多美元,回国后,她把省下的2万多美元全部交还给国家。一位校友送给她一台录放机,她也转送给江苏省民主促进会机关使用。她这种廉洁的品格,为人们广泛传颂。

  解放后,吴贻芳身兼数职,历任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江苏省副省长、省民进主委、省妇联副主席、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会长、省政协副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名誉主席、全国第五、第六届政协常委,并当选为一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和人类的和平事业.她的贡献甚多,功绩卓著。但是,她总是为党和国家给她的荣誉感到不安,常常对身边的同志说:“我受到的照顾太多了,我没有对国家和人民作出什么贡献,受之有愧。”从这里,我们可以窥见到一颗晶莹无瑕的心,一个冰清玉洁的灵魂。

  吴贻芳虽然离开了人间,但她的精神却长存于世。江苏省教育出版社精心编印的《吴贻芳纪念集》,已把她丰厚的一生留传给子孙后代。

  设在她生前工作过的南京师范大学校园内的“吴贻芳纪念室”,年复一年,接待着海内外络绎不绝的景仰者;她全身心培育的桃李,更是芬芳馥郁,香满寰宇……

  吴贻芳的事业,薪火相继,越燃越旺。在她逝世前,曾满怀期待地给省长写信,建议创办一所女子职业学院,设置一些适合女子服务社会需要的专业,为四化建设培养更多的妇女人才。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她的遗愿已经得到了实现。经江苏省人民政府批准,在南京师范大学内新设了金陵女子学院,从1987年8月开始招收新生,目前已开设实用英语、旅游管理、营养与食品等三个专业,受到了社会和考生的青睐。消息传到原金女大校友中,更激起一片浪波。旅美“金女大校长吴贻芳纪念基金会”立即捐款一万美元,用以修缮金女院办公场所——贻芳园;海外校友胡秀英博士委托亚洲基督教高等教育联合会捐款一万美元,供金女院购置图书;国内校友也群策群力,捐款4.5万元人民币,为金女院的发达兴旺添加了一捧柴薪。这所公办民助的女子职业学院,是新时期教育改革绽放的又一朵鲜花。步入鲜花怒放的百花园中,人们自然会想起一位辛勤的播种人和育花巨匠——吴贻芳!

附件: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