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传统与精神纪念百年校庆情系南师四十年
  • 来源:外宣办
  • 发布者:SunChina
  • 发布日期:2010/09/09 11:54:41
  • 浏览次数:
此文是去年中秋写的,纯属“抒怀”。现作为“师大精神”征文发表,并不十分切题。要而言之,我以为“师大精神”在于8个字:师..

     此文是去年中秋写的,纯属“抒怀”。现作为“师大精神”征文发表,并不十分切题。要而言之,我以为“师大精神”在于8个字:师范本色;团结拼搏。

  又逢金秋八月,师苑桂子飘香。屈指算来,我到南师大学习、工作已经整整40年了。往事有如一片烟云,很难一一清理……

  40年前一个下雨的中午,我扛着一只装满衣物的大纸箱,踩着西山与四舍之间的泥泞夹道,艰难地行进,不小心双脚全陷在淤泥之中,拔不出来。这是一个征兆,注定我一辈子都“陷”在南师了!

  我“陷”在东方最美的学校,至为荣光。

  当年教导我的老师们,现在已多半作古。敬爱的唐老、孙老、段老、吴老、朱老、钱老,你们安眠在何处啊?每当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是谁给你们扫墓啊?我们这些老学生很惭愧,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把你们思念。

  情系南师,“师范本色”最难忘:

  唐圭璋先生是最慈祥、最谦和的老师。他是词学大师,讲课别有风格,只见他老人家端坐在黑板前,一遍又一遍地将名篇诵读。“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对潇潇暮雨洒江天,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这抑扬顿挫的吟诵声,把我们渐渐地、静静地带入了美好的诗境;然后,“柳永啊,他想啊,想啊,想啊……”想什么呢?唐老未做一字解释,只让我们全班同学由着性子自己去想象,去补充。这种“教法”,如今恐怕过不了“教学评估”大关,但当年我们委实获益良多,一个个青年学子都跟着唐老做了“美好的心灵的远游”(调公先生语)。

  孙望先生总是那么的清瘦,站在讲台上似乎弱不胜衣。他是著名的诗人,讲唐诗充满了诗人的激情,单是《春江花月夜》,就一口气讲了八、九个课时。记得讲“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霞”时,他的想象和情感简直丰富极了:水绕芳甸,月照花林,水映月,月照花,花彩迷离,有如纷纷霰雪;翩翩而来的江流,如风华正茂的美男子,环绕着芳甸大献殷情;他明眸顾盼,步步流连,搔首踟蹰,弄得芳甸心旌摇曳,默默含羞,很不好意思;于是,月光来帮忙了,它巧妙地给芳甸披上薄薄的“轻纱”,然而,甸上的花林又不甘心完全隐去自己的丰彩,总是忸怩着,半遮面地显示着婆娑的姿影,结果将“轻纱”抖乱,仅为纷纷飘洒的洁白的“霰雪”……多美的讲授啊!难怪同学们齐声感叹:“想不到这位瘦诗人,竟是如此之多情!”

  杨白桦先生、耿逸平先生均在“文革”中受害自尽,年龄都在四十六、七岁,比我现在的年龄还小10岁!如今的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那个年头的凄风苦雨,往往在日常生活中缺少韧性,不善于应付逆境;我们这代人领教过了,也算一种难得的磨炼。杨先生带助教十分严格,助教上讲台,他瞪着眼睛坐在后排静听,听到讲错了的地方,就不安地弹动手指,课一下,也不管学生在场,就直奔助教劈头盖脸地加以训导。耿先生自杀前的一个星期日,在华侨路口碰到我,相对无言,唯有叹息,我目送她走在华侨路上,越去越远,忽然,她折转身,快步来到我面前,缓缓地说了一句话:“何永康,你要自己照顾自己啊……”这是我听到的她的最后一句话,犹在身边,犹在昨日。

  南师中文系曾是“大师”云集的地方。他们退下后,我们这些老学生由于“基肥”、“追肥”均不足,又一个个忙于行政事务,结果很不争气,未能“后面跟上”(这是新四军夜行时的一句口令),致使中文系出现了令人难堪的“十年徘徊”。如今可好了,“晓”、“小”们都成长起来了,我诚挚地希望他们保持师范本色,能昂然站出几个“大师”来!

  情系南师,“团结拼搏”最难忘:

  有一天,为了突击一份十分重要的“申报材料”,几位苦战了数十天的青年教师被我逼着连夜“反工”,一页一页地撕,一字一字地改,一本一本的重新装订,急得双眼通红的小沈都要哭了!但他们全无怨言。我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我心酸痛……

  有一次,夜雨滂沱,两位校领导“陪”着我在外地奔波,从傍晚直至子夜,他们要把文学院扶持上马,再创辉煌。我当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从心坎里赞叹南师大正在形成的上下一心、团结拼搏的精神!

  南师啊,我在这儿生活了40年,随园的一草一木几乎都化作了我的血肉。我只能用最通俗的一句话向您表白:“我爱你!”为了这一句,我于1997年莫名其妙地当了文学院院长。人人都有数,我不是这块料子,我亦有自知之明。但是,“爱”必须奉献,必须付出。于是,我写了几句自勉的“诗”:“我本入逍遥,胸中久无涛。将令随情发,勉力试铅刀。”几年干下来,铅刀试割,取得了一些成绩,也产生了一些失误。“成绩”从何而来?来自全院同仁的团结拼搏。“南师人”得南京之“地气”,像“大萝卜”一般质朴无华、老实厚道,即使面临最严酷的“竞争”,也是埋头奔走在自己的“跑道”上,一滴汗珠摔八瓣!我们文学院的老师们,很能展示“南师人”的这种性格光彩,他们在逆境中奋起,看准目标,咬紧牙关,并肩携手,心心相印,息息相通,迸一声“兄弟们大胆往前走哇”,雄关漫道真为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万水千山只等闲,三军过后尽开歌……这中间有数不尽的生动事例,恕我不能一一列举。说到“失误”,那主要与本人有关,静思回首,毛病就出在未能最佳地调动、发挥“团结拼搏”的师大精神。得失相映,更能催人三省,催人成熟。

  今年夏天,校学习中心组在盐城研讨南师大发展大计,我讲了这么几句话:“最近看电视剧《长征》,看来看去,终于弄清了‘长征’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长征’就是处于困境的红军,跟着毛主席,在不停地跑,跑,跑……我们南师大这几年‘跑’得很不错,很有光彩,但是绝对不能稍歇,还必须跑,跑,跑,不停地跑!”师大精神中的“师范本色”和“团结拼搏”一旦结合起来,便只能是不停地向前“跑”,义无反顾,一往无前!

  又是中秋。圆月年年望相似,人生代代无穷已。老校友们感叹:随园、仙林、紫金全是新面孔,处处是“笑问客从何处来”……这是多有希望的情景啊,师大精神必将在新世纪迸发出全新的光彩!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动态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