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律师职业的认识
  • 来源:法学院
  • 发布者:ouwen1987
  • 发布日期:2011/06/08 11:03:17
  • 浏览次数:
得益于金融法的讲座,有幸聆听了两位年轻的律师讲授从事律师业的许多实践经验,虽然都是涉及金融证券,但于我而言,使我对律师这一职业有了许多新的认识,就此谈谈我对律师职业的认识以及自己的一些感触。..

  得益于金融法的讲座,有幸聆听了两位年轻的律师讲授从事律师业的许多实践经验,虽然都是涉及金融证券,但于我而言,使我对律师这一职业有了许多新的认识,就此谈谈我对律师职业的认识以及自己的一些感触。在我的观念中,如同人民教师一样,律师的职业也是高尚的。律师就是敢于和善于为民维权、为国护法的守卫者。作为律师,应当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为民维权,为国护法,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的责任,这是社会应期待律师在法治中构建和谐,承担解决社会矛盾机制中的最重要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同样为“师”,律师理应和教师一样获得同等的评价。当然,有人会站出来反驳我,律师职业还高尚?律师其实就是油嘴滑舌,能说会道,从某种意义上说,律师就是“骗子”,这是律师给人们的最初的感觉。

  其实,很多人们对律师职业或多或少存在认识上的误区和偏差,最起码有一点,在普通老百姓看来,律师只负责打官司,关于这点,我个人也是一直到大学时才认识到,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非诉业务占了较大的比例,而且会不断的增加。因为,很多人找律师大都是在法律纠纷发生以后,而纠纷一旦发生,无论对于财力精力都是消耗。如果在经济交易前就想到参考律师的意见,通过律师来审查相关文件,给出法律意见之后再去做出交易的决定,相信很多纠纷是可以避免的,这也是非诉业务不断发展的一个原因。这次讲座的两位律师的主要业务也都是从事非诉业务,这也证明了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现今,从事非诉业务的律师也在不断地增加。此外,人们总认为,既然是律师,就应该对所有的法律都是精通的,无可厚非,律师通常对大多法律都应了解,但是随着现今社会不断发展,社会分工也越来越细,法律知识博大精深,律师不可能对所有的法律领域都很精通,所谓通而不精,即是此理。在西方国家,越是经济发达国家,其律师业的分工就越细,每个律师都有各自不同的专业方向,这其实在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律师的执业水平,也有利于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因为,当当事人遇到不同的法律纠纷找到律师事务所时,会根据不同的纠纷所属的不同方向交由不同专业领域的律师处理,因为各有所长,所以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当然,现实中的情况复杂的多,也不是每个律师事务所都是这种分配业务的方式,很多律师的案源都是通过自身的人脉拓广而来的。虽然,这一方面无疑是一个律师的自身能力的体现,但另一方面,在中国这样一个讲究人情世故,关系网络错综复杂的国度,单靠“能力”二字显然是力不从心;这也就不难理解,当人们每每谈到“打官司”其实就是“打关系”的道理啦!

  谈到律师,就不得不谈社会道德和职业道德之间的关系,这二者我认为只能无限接近而很难得到重合。一个是对社会公众,一个是对客户当事人,或许正所谓那句忠孝不能两全。每个人都想做好事,起码于良心而言应该是这样,而且都希望能获得更高的社会认知。但是在法律面前,在诉讼当中,是没有更多的良心可言的,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以良心作为审理或判决案件的依据的。我们都以追求正义为目标,律师、法官、检察官和每个人,可是,追求正义的途径不同,对正义的认识亦不同。对于律师而言,为穷凶极恶的杀人犯辩护,在大集团与弱小者的搏弈中充当大集团的代言人,这些都是和所谓的社会道德是相悖的,显然也会遭到大多的普通公众的唾弃。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也不少,世界闻名的“辛普森杀妻案”中,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辛普森辩护团成员德肖维茨接到一位素不相识的人的来信,信中表达了对辩护律师为辛普森脱罪的不满:“老鼠从最小的缝隙逃掉,你的每个卑劣伎俩也是这样。在你看来,‘正义’只是一场游戏——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你也知道的,正义早就被冲入马桶。整个审判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你和你的同伙都臭气熏天。呸!你不是为了正义服务的。”而德肖维茨对此的解释却是:“刑事审判绝不是单纯地追求真实。当辩护律师代表一个确实有罪的当事人时——就如大部分的情况下——他们的职责是尝试用所有公平且合乎伦理的手段,来防止有关当事人有罪的事实被浮现。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无法或者不愿去反对那些不当获得的事实——就是失职。就一个辩方律师的伦理而言,他应当尽力用所有合法的与合乎伦理的手段,让被告获得无罪判决。他们不能够有其他的打算。他们不能将爱国心、公民的善良责任、宗教、性别或种族认同、或其他任何的理念与承诺,看得比其当事人更重要。”其实,德肖维茨的观点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职业高于一切,律师的职业性质决定了维护当事人利益高于一切。肯定有人会坚决不同意这个观点,有人或许认为律师就是应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社会正义的,律师应当是在挣钱的同时除暴安良帮助弱者的,其实这些都并没有错,而律师在承担社会使命的同时,也有其天生的“弱点”,就如同职业道德与社会道德冲突一般,似乎不能改变也无法逆转。就我个人我而言,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当你决心接受类似于像辛普森或刘涌这样案件的辩护时,不论承受外在公众的舆论压力有多大,还是受尽了自我良心的鞭打拷问,都应当想方设法去为当事人的利益最大化去服务,因为不论你喜不喜欢,这都是法律赋予辩护律师的最基本的要求。可是,问题又会回到了原点,当你明知对方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或是卑鄙龌龊的强奸犯,还要去为他们辩护时,作为一个法律人,你情何以堪呢?所以,我的回答是,如果自己不能处理好这两者的冲突,那么首先就不给自己有这个机会面临这样的冲突。因为,做或不做,你都是律师。

  记得上高中那会,有次语文课上布置的一篇作文,题目是关于未来的目标和理想,具体我写的内容现在已记忆不清,但是语文老师给我的评语,让我至今难忘,“人生不是用来浪费的,人生也不是用来挥霍的,人生就是用来灿烂的。不要惧怕前途艰难,不要顾虑生命无常。男人,走到哪里都应该顶天立地,永不言弃。给自己树立一个目标,然后努力去实现它吧!”或许那时的我,理想和目标都有些不切实际,抑或者有些异想天开,而自从到了大学,选择了法学专业,我想以后的日子多半与法律是分不开的。自此,或许做一名律师就是我的理想和目标了,一名职业律师,一名值得人们尊敬的律师,一名好的律师。律师是现代纷繁复杂的社会不可或缺的,可是试想,如若哪天社会真的和谐了,人们安居乐业,百姓丰衣足食,整个社会都是一番井然有序的景象,倘真有那么一天,我想律师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但是,教师这一职业却不会消失,因为人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对于智慧的追求,不会随着社会的和谐而有所减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到底还是教师的职业更为高尚啊!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最新报道
来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