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鸿讲坛第43期 • 艺术人文讲——刻书家的公式与想象
  • 时间:2018-09-22 18:21:44
  • 来源:美院
  • 发布:美术学院团委
  • 浏览:

  9月21日晚,由美院举办的悲鸿·艺术人文讲座如期在仙林校区原美楼501室举行。本次讲座由陈研老师主讲,讲座吸引了众多师生前来聆听,现场学术氛围热烈。

  陈研,1986年出生于南京,博士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师从范景中教授。现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入选上海市“晨光计划”,发表《作为艺术的提款时间》等论文。

  本次讲座的主题是刻书家的公式与想象。主要内容是以《会真图》为例论刻书家在版画中的画向。讲座一开始,陈研老师先向我们介绍了这里所提到的《会真图》。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湖州刻书家闵齐伋,主持刊印了一套以《西厢记》为主题的彩色套印本版画,因画面多处署有闵齐伋的号“寓五”,此套版画又被成为“寓五本”。现收藏于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也被称为“科隆本”。随后,陈研老师与我们分享了一些他做研究时的习惯。他习惯于以形式和含义作为研究的出发点,而他常用的研究方法有两种:一是切换思考的角度,二是将一幅画视为一个拼图。每一个研究者的研究方法都有所不同,而对于个体艺术创造者而言,也存在着许多差异。今天,陈研老师向我们讲述的就是两个非主流的案例。而这两个案例,都来源于这套《会真图》。

  首先,陈研老师讲到的是《会真图》里的第四画,这一画描绘的是斋坛闹会的场景。与何璧刊《北西厢记》、香雪居刊本《新校注古本西厢记》等其他刊本的区别在于,《会真图》中所描绘的人物姿态以及场景都有所不同。闵齐伋将其中的人物划分成了三组:第一组为现实中的人,如张生。第二组是虚幻的人,如佛祖。第三组则是用来烘托主要人物的人,如奏乐的小和尚。而在场景的处理上,闵齐伋消除了空间上的纵横感,省略了一些地面、墙壁的描绘,同时背景又用到了较多的云烟的元素。经过陈研老师的讲述,我们明白了这样的处理并不是因为闵齐伋没有将其表现出来的能力,而是因为他想要尽可能的突出此图中圆形的边框。闵齐伋这样突出这个边框,想必边框中的文字对此图有着重要的意义。仔细查看之后会发现,边框中的文字乃是星次、地支以及分野,并且一一对应。由此,陈研老师对天文在中国图像中的运用产生了兴趣,并且通过他的研究,我们得知了天文在中国图像中的运用往往有三类:一类是直白客观的星区图,一类是文学,通常起到象征作用,还有一类则是幻想,例如《方式墨谱》、《程式墨苑》中所运用到的。并且星辰都是非独立出现的,都会与地上的疆域、人或是事物相对应。

  讲座的后半部分,陈研老师带我们走进的是《会真图》的第二画。这一画中出现了一个器皿,有前人觉得这是对当时所流行的景德镇瓷器的描绘,但陈研老师却有他独特的见解。他认为这不是对某件具体实物的再现,而只是起到一种象征的作用。细细看来,这个器皿似乎是一个钵形的,由此我们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这一幕发生在寺庙周边,同时张生以及崔家也即将要行追祭先人之事。这一画中还有两个躲在墙后的僧人,而他们的形象相较于我们平时所见的僧人却有些不端庄。这是因为受众群体在变化,僧侣以及寺庙的形象也在不断的世俗化。这一画面体现了在闵齐伋的思想中,佛教的戒律清规并没有那么的重要。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晚明时期的禅宗,那时的禅宗究竟是怎样的呢?陈研老师在这里为我们分析讲解了闵齐伋当时所写的一个序,其中提到了一个老僧悟禅的方法乃是不断地阅读《西厢记》,我们便能感受到其中浓浓的戏谑精神以及游戏精神了。

  在讲座的尾声,陈研老师提到,晚明时期人们的思潮是极其特殊的,也是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的。而对于他来说,研究的整个过程就像是航行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知识向他涌来,他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不同门类不同方向的知识串联起来,从而得到更深层次的研究成果。

  演讲结束后,陈研老师和同学们进行了亲切的交流与互动,大家积极的提出了问题,陈老师很耐心的解答了同学们的问题。相信通过本次讲座的讲解,同学们对《会真图》以及晚明时期人们的思潮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在学术研究的方法上也获益良多。

  至此,本次讲座在愉快而轻松的氛围中圆满结束。(美院供稿)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要闻回顾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