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罗志田先教授做客敬文讲坛谈“梁漱溟对中医的思考和中医对梁漱溟的意义”
  • 时间:2018-05-26 16:08:13
  • 来源:图书馆
  • 发布:图书馆
  • 浏览:

  5月22日上午,四川大学罗志田教授做客敬文讲坛,为在场师生作了题为“梁漱溟对中医的思考和中医对梁漱溟的意义”的学术讲座。社发院院长齐春风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罗志田教授从“中医”二字出发,就如何认识中医,引申到如何认识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如何表述自身等发人深思的问题。进而,罗教授以梁漱溟对中医的思考,指出其对中医、西医认识的发展过程。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中,梁漱溟将中医认定为一个中国文化出了问题的象征符号,甚至代表了中国的“不学无术”。他将“西医”与“中医”的不同概括为“科学”与“玄学”的不同。西医走的是“科学”的路子,中医走的是“玄学”的路子,是一种异样的逻辑。而医学是否“正当”,关键不在于是否能治病,而在于是否拥有一套完整系统的“解释体系”。接着,他又指出,经过从1922年起的全面反思,到北伐后梁漱溟对中医的认识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他认为从效用上而言,中医未必较西医劣势;但从学问上而言,西医领先于中医,中医是一种“有术无学”。与前几年对中医的基本否定相比,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折。在这一阶段,梁漱溟承认了中医在治病方面的巨大作用,正式将中医纳入与西医的对比之中。罗教授将此认为是一种文化主体性丧失的表现。
 
  结合梁漱溟对中医态度的改观,罗教授指出,梁漱溟认为中医其实是一门高明的学科。“根本观念”的不同,是中西医学的区别所在。西医按照症状来治病,而中医则是将人看做生命进行救治。西医是身体观,中医是生命观,由此导致了两者根本方法的不同。西医是静的、科学的、数学化的、可分的方法,中医是动的、玄学的、正在运行中不可分的方法。梁漱溟此前说中医“不学无术”,现在似乎认为中医其实也有“学”,但中医所存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自我表述,必须通过西医话语进行表述,从而得到解释认识。中医虽有学理上的根据,却无法自我表述,所以仍“不能算是学问”,既“打不倒”,也“立不起来”。因为有自己的方法与眼光,所以“打不倒”;但又无法自我表述,故也“立不起来”。罗教授认为这是一种东方文化的失语现象。
 
 
  紧接着,罗教授指出,在梁漱溟关于中西医的这一整套论述中,中医不过是一个象征性例证,所有关于中医的说法,同样适用于中国学术与中国文化,这其实也是梁漱溟的文化认知取向。他那些反反复复、绕来绕去的论证,既体现了他一贯的辩证思维特色,多少也揭示出一种文化不能自主却又不甘心的心理挣扎。中国文化虽然高明,但已无法自我表述,只有被西方和世界接受,主动进行自我解释,才能避免成为“文化的化石”。面对中国文化的失语,梁漱溟的目标是在融汇西方文化的基础上,让中国文化翻身,改变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

  在最后的互动环节,同学们踊跃提问,罗教授均一一给予了耐心的解答。在历时两个小时的讲座中,罗志田教授以其深厚的学养和举重若轻的讲述方式,向在场师生展示了其独特的史学研究方法和解读路径,激发了同学们学习历史的热情,也为广大有志于从事相关领域研究的师生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文/社发院  图/图书馆:黄超)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要闻回顾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