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洲比较语言史 看语族概念的形成——法国巴黎高师Daniel Petit教授讲座
  • 时间:2017-06-09 10:16:14
  • 来源:文学院
  • 发布:文学院研会宣传
  • 浏览:

  应南师大文学院之邀,法国巴黎高师古典语言学教授Daniel Petit来我校随园校区做了题为“从欧洲比较语言史看语族概念的形成”的讲座。梁丹丹副院长出席主持,萧盈盈副教授和王苇同学共同翻译,同时与会的还有骆冬青教授等其他学院老师。

  Daniel Petit教授的讲座梳理了从古代到当代欧洲语言史和比较史,追溯语族概念的形成。针对这个问题,他将欧洲语言史分为5个阶段:

  古希腊-拉丁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们对语言比较和归类毫无兴趣。他们将世界上的居民分为希腊语的人和不会说希腊语的野蛮人,对其他民族强烈的蔑视使古希腊拉丁人对其他语言缺乏必要的关注。

  中世纪,《圣经》中有关巴别塔和多种语言来源的故事让语言多样性的观念也慢慢被人们所接受。当时普遍盛行的语言观是:最初共同的语言是希伯来语,由其发展了其他两种圣经语言——希腊语和拉丁语,再由这三种语言发展了世界上的其他的语言。

  文艺复兴和古典时期,语言多样性被人文主义者。希伯来语是世界第一语言的想法被遗弃后,人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分类语言和如何确定它们的起源。荷兰学者伯甘纽斯和德国学者谢洛扎分别提出了雅弗语理论和斯基泰语理论,从某种层面来说这些理论为印欧语系理论的提出铺平了道路。在18世纪的启蒙时代,就语言比较而言并没有大的突破,但苏格兰的詹姆斯.伯内特的《论起源与语言进步》成为了印欧语系的先声。

  语族概念开始形成,第一个发现梵文的欧洲人是英国学者威廉.琼斯,他在加尔各答亚洲协会发表了一个著名的演讲,这通常被认为是印欧语言学诞生的标志。1810年丹麦地理学家马尔特-布鲁恩提出了“印度-日耳曼语”;1813年英国学者托马斯.扬提出了“印欧语”术语。印欧语言学呈现出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以德国弗拉茨.博普为代表,他提出了著名的“粘着理论”;第二个阶段以德国奥古斯特.施莱谢尔为代表,他继承了威廉.洪堡的语言类型分类,提出了语言进化的观念;第三个阶段以德国卡尔.布鲁曼为代表,他是“新语法学家”的一员,他们提出两个基本原则,其一是所有世界语言都具有同等价值。其二是语言演变无一例外地遵循着历史的发展规律。

  20世纪到当代,语言学发生了一些变化和动荡。索绪尔《普通语言学课程》彻底改变了语言学,他提出了一些革命性的语言学研究原则。其一,他强调需要区分两种不同的语言方法,即“共时”和“历时”法;其二,任何既成语言都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中的每一个元素都与其他元素有关,即语言元素只有在该语言系统中才具有内在价值。索绪尔的理论对印欧语的研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在他影响下形成了“结构主义”语言学派。到了二战后,语言学向两个方向发展,第一个是“生成语法”;第二个是“语言类型学”,都对印欧语系的发展产生了影响。

  Daniel Petit教授总结到印欧语言学只是一种语言学方法,我们当今还面临着其他语言研究的模式;同样,作为印欧语言学基石的语族概念也并不是绝对的、理所当然的概念,而是经过多个世纪缓慢发展来,一个给定的文化背景下形成的。Daniel Petit教授提醒我们语言研究要坚持对多元化研究方法的敞开。这一讲座为我们梳理了欧洲语言学发展的历史,针对语族概念的形成,尤其是印欧语系的发展做了具体阐释,为南师学子提供了接触学术新动态的机会。 图/文 南师文学院研究生院 郝晨宇/李洁)<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要闻回顾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