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爱传媒讲坛: 张成岗教授谈图像时代的网络空间治理:风险、挑战及趋向
  • 时间:2017-12-18 23:00:30
  • 来源:新传院
  • 发布:新传院新闻宣传中心
  • 浏览:

  12月14日下午,清华大学常聘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党委副书记、社会创新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岗教授在心理学院108报告厅给我们带来了“图像时代的网络空间治理”的讲座。新传院院长张晓锋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在讲座开始之前,张教授简单介绍了人工智能不同时期的研究成果,就人工智能当前的发展与同学们进行探讨。本次讲座内容主要分为四个部分,技术社会与人工智能时代;“不合时宜的”思想者:何为与为何?;人工智能的风险、挑战与趋向;人工智能社会:走向“善治”与“善智”的互构。

技术社会与人工智能时代

  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呈指数增长,在广度与深度方面有复杂的技术并呈现在多元的领域。它发展的系统性影响关系到整个社会体系的变革。技术社会中要关注两个问题:在工具社会如何保证人的主人公地位?新技术如何与文明兼容?

  张教授提出了人工智能发展的三重逻辑悖逆与三重背景叠加的现象。主奴悖逆:制造物和制造者的悖逆,我们一直希望制造者能够控制制造物,但制造物可能会脱离制造者,人创造的技术最终反过来会吞噬人类;不均衡悖逆:社会的制衡系统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因此技术发展与技术文化还不能得到平衡发展;工具和目的的悖逆:技术作为一种工具,但实际生活中,它已经成为生活方式本身,甚至从整个社会来讲,技术成了目的本身。三重叠加指新全球化、新工业革命、中国的社会转型历史性背景。

“不合时宜的”思想者:何为与为何?大趋势,大机遇,大挑战。

  在人工智能时代,需要“不合时宜的思想者”对关于大数据、云计算等网络空间进行批判。张教授提出了以下几个问题:1、技术是“名词”还是“形容词”?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名词”,但是现代社会中,技术也可以当作“动词”或者“形容词”,技术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工具。2、如何限定事物边界?(“效率”与“以效率的名义”、“理性”与“以理性之名”)我们在过度提“效率”的时候,也是容易出问题的,在一个信息快速传播的社会中,过度追求效率也是不恰当的,效率本身不应该成为必要决定性。对“理性”本身也要去限定它的边界性。3、技术:可控还是不可控?人类可以通过统计或者科学的手段来控制周围的事物,科技能不能确保人类的安全?4、技术风险:可预测还是不可预测?近年来对人工智能风险的研究报告已经越来越多,说明人类对人工智能的风险意识已经在逐渐觉醒。5、社会问题=技术问题?6、发展=进步?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思熟虑。

  对以上几个问题的分析与阐述,张教授再次强调在人工智能时代需要“不合时宜“的思想者去思考,对我们所处的图像时代风险进行研究。

  张教授在这一部分对图像时代的技术与时间的论点展开了阐述。钟表对现代性的建构:钟表提高了效率,提高了我们的控制能力;钟表经常会提醒我们时间在冷酷无情的行进;钟表会刺激技术的控制欲望。钟表计时的精确度标识了事件的意义大小。一般历史性的事件我们对其的表述是精确到分和秒的,这就是钟表社会学的意义。

  现代性的形而上学假定:“依靠技术使钟表停止”。第一:使达到具体目标的时间最小化;第二:给予人类更多时间,使人类趋于永恒;第三:保持技术系统稳定性,使失稳事件最短化。

  现代性的技术谋划与征服时间:现代性技术谋划的目标就是对时间进行“驯服”,是对在时间中呈现的东西进行预测和控制。利用技术,“伏击”新奇事物:为了保证我们自身的安全,我们希望反对新异,反对一个开放的不确定的未来。

  现代性的技术谋划之“两难困境”:(1)、现代性谋划:用人类的选择去替代自然的无规则运行。对钟表时间的接受和对生物时间的放弃;(2)、人的工具化:“人隐没在劳动中,以时间为本”;(3)、现代性的技术谋划导致了未来的闭合。

人工智能:风险、挑战和趋向

  人工智能超过人的风险: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是否已进入“后人类时代”?也就是人机合二为一的世界。在这里张教授提到了弗兰肯斯坦难题:人和物的关系,任何“人造人”的关系。

  人工智能的觉醒是技术进步还是人类的灾难?对于这一疑问,从2013年到2016年,关于人工智能风险的报告增长飞快。人工智能对就业也提出了挑战,新兴技术作为节约劳动力速度的工具超过了社会为劳动力开辟新用途的速度,人工智能正在挑战我们当前的就业结构。而且人工智能也正在挑战我们的社会秩序和伦理规范重构,当无人驾驶公交车、AI机器人(打斗所用)等产品出来时,我们的社会制衡系统还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社会秩序规范与伦理道德仍然面临着威胁。

人工智能社会:走向“善治”与“善智“ 的互构

  张教授列出了阿西莫夫提的“机器人学三大定律”:机器人不能够伤害人类,也不能因为自己的懈怠令人类受到伤害;机器人必须听从人类的命令,除非该命令与第一命令相悖;机器人必须在不违反第一和第二定律的情况下维持自己生存。但现实生活中,与之背离的产品和创新都存在很多问题。那在这种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办?首先认识人工智能时代的人类自身:认识你自己;然后要为“不合时宜”的思想者和创新者提供土壤;第三应当努力描述作为“社会事实”和“伦理事实”的人工智能;第四构建人工智能利益相关者的对话平台;再者从“个体”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最后是走向“善治”与“善智”的良性建构。

  讲座最后,张晓锋院长进行了总结,说本次讲座干货满满,人工智能也是新闻传播领域研究的热点,希望同学们能够多加思考,培养自己的互联网思维和技术思维,最后对张成岗教授带来的精彩演讲表示感谢。(新传院:文/秦利娟    图/吕迪)

【  打印  】【  关闭  】 永久地址:
要闻回顾
新闻排行